苹果公司反击:FBI应求助美国家安全局破解手机

在周四提交给法庭的陈词中,苹果向美国政府提出了一个许多人都想问的问题:如果美国联邦调查局(FBI)希望破解iPhone,那么为何不寻求美国国家安全局(NSA)的帮助?上周,法庭要求苹果配合FBI的要求,破解圣贝纳迪诺枪击案凶手塞义德 法鲁克(Syed Farook)的iPhone。苹果被要求遵守已有几个世纪历史的《All Writs Act》法案。根据这一法案,法庭可以要求任何人去做几乎任何事,只要这有助于执行法庭令,且不存在 不合理的障碍 。


很关键的一点是,该法案要求政府证明,没有其他可行的方式去执行法庭令。苹果认为,这一点目前尚不成立。


苹果的律师在反对法庭令的动议中表示: 相反地,政府未能证明,法庭令对于完成搜查是绝对必要的,包括尝试所有可能的提取信息的方式。此外政府并未证明,已尝试寻求或获得其他具备相关专业性的联邦政府部门的技术协助。这可能意味着,苹果没有必要提供政府部门所需的后门。


苹果律师提到了纽约的一起刑事案件。在这起案件中,基于《All Writs Act》,苹果被要求协助解锁另一部手机。当时,联邦检察官对法庭表示, 在调查犯罪案件时,他们没有义务去咨询情报机构 。


不过,圣贝纳迪诺枪击案被定性为一起恐怖主义案件,因此FBI如果不咨询NSA,那么将会非常奇怪。NSA以 获得不可能获得的信息 而著称,而该部门的监控活动据称协助挫败了多起恐怖主义阴谋。


因此苹果认为,在圣贝纳迪诺枪击案中,政府部门尚未证明 没有其他可行方式 从手机中提取数据。


此外苹果还指出,在拿到凶手手机的第一时间,政府部门原本有机会获得其中的数据。当时只要尝试将手机数据备份至iCloud即可。


苹果表示: 在没有咨询苹果或了解iOS公开指南的情况下,政府部门修改了关联至凶手账户的iCloud密码,导致手机没有办法向iCloud自动备份数据。


不过,美国公民自由联盟首席隐私保护技术专家克里斯 索霍安(Chris Soghoian)表示,政府部门之间没有紧密合作原因很简单:政府的真实目标并不是解锁这一部手机,而是建立法律先例,强迫苹果等公司解锁自己的产品。


苹果也持同样观点。苹果在陈词中表示,如果政府部门此次成功迫使苹果提供软件后门,那么未来也将可以迫使其他公司或个人这样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