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戏插画师Zeen Chin专访:我的画风源于东方的土壤

游戏工业包含的环节十分繁复。机制玩法,画面音效一直以来都是被关注的核心。作为美术部分之一的插画,也时有惊鸿一瞥。这一点在CCG(卡牌游戏)中体验尤甚。无论是实体卡牌还是电子卡牌,立绘总是 第一印象 的重要构成部分。


每一幅插画作品背后都是一名插画师,有人说画作是人内心世界的直观反映,它代表了人最深层的需求渴望。他们性格各异,有的沉默寡言,有的外向健谈。 一将功成万骨枯 的道理在各行业都有其体现,插画师也一样。只有成为大触后,你才有机会出版画集,出席展会。在前不久结束的SHCC漫展上,我们也有幸采访了乐艺ArtPage签约艺术家Zeen Chin,一名实力与人气兼具的画师。


来自马来西亚的插画师Zeen Chin年轻且帅气。迷彩色的外套,蓬松的头发,黑色的耳饰,充满好奇的双眼隐隐透出身为创作者的灵气。


Zeen 最初在大学学习的是广告设计与3D动画,插画则基本靠自学。人有些时候会受到某种天启,认定这是自己想要从事的事业。对于Zeen来说,这个天启发生在他翻阅到寺田克也画集的时刻。寺田克也是一名出色的日本插画师,从早期狂野不羁《大猿王》,到最近愈发温润细腻的《艺术世界》、如同精密仪器紧密排列的线稿,不断超越自身的他蜚声国际、成为众多插画师的榜样与憧憬对象。


就像冒险游戏中打开新世界大门的少年,感慨异国风光的美妙,目睹英雄诞生的全貌。Zeen也被插画 这一陌生的领域深深吸引,并将其作为自己的职业目标。


每次采访中, 这一路是否顺利或自己如何调节心态 之类的问题总会被提到。Zeen的回答则显示出了自己的乐观: 我的目标十分明确,即使是更换工作,接触自己不太喜欢的业务时,我也知道自己想做什么。我算是一个第二天就会忘记前一天伤痛的人,因此这一路走来还算是蛮顺利的。


在回顾过去时,Zeen的态度云淡风轻,旁观者与采访者并不能准确掂量这些话语的重量。Zeen于2006年入行,先后做过广告插画师助理,关键帧动画师,概念图原画师。马来西亚的2D动画制作周期时间很长,在做动画师的时间里,他过着996甚至10107的生活。每晚回家,他还要练习插画到深夜1-2点,这样的生活持续了5年,直到Zeen觉得自己技法纯熟。游戏行业需要从业者燃烧热情,与其相关的动画、美术产业同样如此。


今年6月,Zeen Chin的个人画集《返童》在中国正式发售。 每一个插画师的梦想就是拥有一本个人画集吧! 从刚刚入行,不通门路到出版个人画集,在马来西亚发售告罄,对Zeen Chin,这是他无比重要的十年。


那么一名插画师是如何进行工作的?现在身为卡牌游戏设计师的Zeen Chin向我们具体谈了谈自己的工作流程。接到案子后,游戏公司通常会给他一段简单的文字描述(Brief),与一些类型形象的参考图来让他进行创作。由于对接的往往是欧美公司,因此它的创作风格基本上是暗黑系神魔的题材。


Zeen不算是一个电子游戏迷: 由于工作时接触了大量的游戏内容,在平时我更喜欢出去散散心,放松一下自己。这算是一种从工作中的抽离,保有自己的生活空间。虽然我未必会玩这些游戏,但是事前我也会对整个作品的世界观进行一个详细的了解。


这是一个相互吸引的过程。随着画技的提高,他的作品更容易被采纳且获得好评,越来越多的厂商也更愿意与Zeen合作。《Legend of Crytipids》被誉为是一款 插画作品集 的卡牌游戏。这是一款插画噱头高于游戏性本身的作品。今年,Zeen也先后与Square Enix与Riot Games合作,为《最终幻想Mobius》与《英雄联盟》绘制了天狗与伊芙琳的原画。


我遭遇的最大困难其实是没有灵感,因此我常常去看一些游戏预告片。由于我接的案子一般是欧美那边的,所以《魔兽世界》、《英雄联盟》、《守望先锋》、《黑暗之魂》等等作品都给了我很好的创意。其实一路以来我都收到了许多前辈作品的帮助与启发。  


虽然游戏作品的插画暗黑系于神魔色彩浓厚,但是近期Zeen的作品的色调却十分明亮,线条与构图十分清爽。这在《返童》作品集中体现的尤为明显,我们常常会看到一个中心人物被小鬼簇拥起来的画面。成人是社会中人们的外在形象、罗刹小鬼则反应了人群内心的真正诉求。


这样的画风转变也让人产生了好奇,究竟是什么让他选择了这种偏向东方审美的画风。Zeen Chin这样提到: 以我自己从事的卡牌游戏为例,神魔题材最为常见。但是东西方运用的元素并不相同。比如龙族、小鬼、丧尸等等。其实所谓欧美与东方的作品我都可以画。但是我是一个东方人,从小住在寺庙附近,可以说是受到环境影响,从周边生活汲取养分、自然而然形成了现在的绘画风格,这也是我在一段迷茫期后按自己的愿望思考出的答案。